“现金贷”进入寒冬之际的一线生机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7年11月27日15:45分类:网贷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姜楠)山雨欲来风满楼。据媒体报道,近期,“央行银监会将召集多地金融办负责人召开会议”,“相关现金贷监管细则也正在加紧制定中”。有地方金融工作办公室的领导也表示,整治“现金贷”的时间到了。11月24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了风险提示。信号已明,监管将至,“强监管”下的金融创新仍然有路可走。

现金贷何之有?

现金贷起源于国外Payday loan(发薪日贷款,在国外通常指30天以内的个人短期纯信用贷款)。原本是覆盖中低收入群体小额资金周转和消费需求的业务,为什么会成为整治监管的对象?

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监测,近期通过互联网为个人提供小额现金贷款服务的机构快速增加,其中有的机构不具备放贷资质且存在以不实宣传吸引客户、暴力催收以及收取超高额利息及费用(以下简称“息费”)等问题,这种行为的蔓延容易在局部地区引发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扰乱经济和社会秩序。

据某主管地方金融工作的相关人士表示,动辄甚至百分之几百的利率实际上违背了这项业务的初衷,互联网金融原本的服务实体经济的普惠功能被歪曲。该人士表示,高利贷在中国是不受鼓励的,高息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违背普惠金融发展导向也不是金融业创新的方向。

据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的研究报告显示,对于用户群体而言,现金贷的核心风险在于其享受金融服务的边界,与承担对应风险能力的错配。对于平台而言,风险主要来自于其较弱的贷前审核能力和借款人相对较低的违约成本带来的风险失控。而对于金融系统而言,核心风险在于现金贷多头借贷和衍生产品产生的巨大外溢风险。

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反应如何?

就在大家认为现金贷业务寒冬将至纷纷避而远之之时,除了表示要服从监管,互联网金融从业者的反应也令人有些许意外。

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副会长单位微贷网品牌总监陈璐表示,在银监会去年8月24日颁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办法》对借款额度进行限制以来,一些平台迫于限额政策被动转型,包括一些消费金融和现金贷的头部平台都是刚刚起步的业务,迅速的发展肯定会暴露很多问题。

根据经验,在协会发出风险提示之后,监管落地也只是时间问题。陈璐说,“即将到来的监管措施将令市场更加理性。在一个混乱的市场中,优秀的从业者也无法开展业务,未来庞大的用户会倒向持牌平台。实现新金融良性健康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在符合监管的前提下。同时,企业还要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

同样来自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会员单位的爱财集团(爱又米)的相关负责人说,监管无疑会提高现金贷从业者的准入门槛,对相关机构和企业来说压力肯定有的,但是监管是双刃剑,明确的门槛和规则能够给正规的平台更清晰的发展方向,从而更健康的发展。一些资质不够的小机构将退出市场或被迫转型。

另外,大家对监管新政充满紧张和期待。紧张,是担心会一刀切或过于严厉,不得否认小贷业务是一个有巨大需求的市场,更多的应该是引导合规,同时还应该鼓励企业推出多样化的产品满足市场的合理需求。期待,是因为这个行业被太多的负面信息所困扰,乃至掩盖了其为民服务的一部分真实属性,所以也期待政府监管能给这个行业带来健康的发展,从而让大家了解到其对社会的意义和贡献。

作为主营汽车金融的平台,陈璐表示,尽管微贷网并不直接开展现金贷和消费金融业务,但这并不表示事不关己。监管措施的出台将有利于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整体发展,也让头部平台自律和自省。现金贷和消费金融业务存在广泛的市场需求,而通过严格监管,整个行业都会得到规范发展。在符合监管的条件下,在有利的发展环境下,微贷网在对未来业务创新中也会考虑切入现金贷和消费金融业务。

强监管下的金融创新还有何路可走?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题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文章中表示,“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为名,行庞氏骗局之实,线上线下非法集资多发,交易场所乱批滥设,极易诱发跨区域群体性事件。”他表示,“要稳妥有序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强化金融风险源头管控,坚持金融是特许经营企业,不得无证经营或超范围经营。”

目前,针对现金贷的具体监管政策已然箭在弦上。今年4月,银监会连续发布《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补充说明》两份整顿现金贷的文件,针对高利率和暴力催收的问题排查了429个APP、72个微信公众号和117个网站。而据多家媒体披露,11月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特急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暂停新批网络小贷牌照,以及小贷公司跨省经营。

强化监管是未来方向,规模是金融监管会实现全覆盖,即意味着所有金融活动都将纳入监管,全面监管时代将来临。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联盟联合主席贲圣林表示,监管持牌的要求会推动无牌企业更快的转型和规范,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也将进入实质阶段。叫停各地互联网小贷牌照的审批虽然有一刀切的短处,但有利于小贷行业的整合,推动行业的规范发展,加快网贷行业风清气正的生态环境的打造。

未来监管会更加强调执行从事金融服务的持牌要求和监管的全覆盖,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事权会更加清晰。地方金融监管的能力不足、手段缺乏是我们的短板,未来更多资源的配备和监管科技手段的运用有望缓解这方面的挑战。

贲圣林说,即便是持牌机构,如果背离了普惠金融、公平交易等的初衷,如果跨越了审批的边界(如群体,产品,利率,规模等),一定程度的叫停也是应该的,这在全球也是正常的,即互联网金融的边界问题;同时,即便网贷行业总体规范,但总规模过大等,监管从金融稳定的角度考虑要求自律或暂停增量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还表示,金融监管的核心是客户与产品的适当性原则,也是负责任金融(机构)的底线。对客户的非理性需求与消费,机构有卖者负责的义务,包括产品信息的真实、全面、及时的披露,提醒买者慎重选择的义务等;许多金融消费者自身金融知识缺乏、自律不够,自身理性消费、自我保护意识与能力欠缺;具体规模界限则因人而异、因产品而异。(完)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陈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