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高兴太早!空头大鳄索罗斯变身比特币“解放军”?

猎云财经2018年04月09日11:07分类:数字货币

索罗斯反常态欲押注数字货币

4月7日,一则关于金融大鳄索罗斯即将押注数字货币的消息在币圈掀起波澜。

近日,彭博社援引知情者消息称,260亿美元资产的索罗斯家族基金计划交易数字资产,负责其全球宏观投交易的基金经理Adam Fisher过去几个月已经获得交易数字货币的内部批准,“但他还没有下注。”索罗斯家族基金的发言人拒绝就上述消息置评。让人感到疑惑的是,就在今年1月份,索罗斯曾经公开批评大多数数字货币是泡沫,并不看好它的价值。

他表示: 加密货币是一种用词错误,是一种典型的泡沫,其基础一直都是某种误解。比特币并非一种货币,因为货币必须具备稳定的价值储存功能,而一种波幅在一日之间可以达到25%的货币是不能用来支付工资的。这是一种投机,以误解为基础的投机。” 而如今,短短3个月不到,为何索罗斯的观点会产生如此大的转变。是简单的对新兴市场的认可还是别有所图,我们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也许是受到索罗斯家族欲投资虚拟货币消息的影响,截至4月8日21:39,比特币价格出现回升,报价为7064美元。

bitebi

币圈人士对索罗斯押注数字货币褒贬不一

就在金融大鳄索罗斯要对虚拟货币进行押注的消息传出后,社会各界人士对此高度关注,纷纷发表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其中褒贬不一。

支持方认为,人恐惧时我贪婪,索罗斯做了一件符合金融大鳄身份的事。而且比特币毕竟从最高的近两万美元下跌至现在的7055美元,跌幅已经产生了足够的想象空间。而索罗斯家族就善于打这种狙击战。无论是高点做空还是低点的做多。

而反对人士则依然对比特币极度看空。英国宏观经济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称,对于比特币投资者而言,隧道的尽头没有光明。这种加密货币将会低估未来的股票和债券,因为它“本质上毫无价值”,这也意味着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比特币可能比其他资产更糟糕。

回到问题本质,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现在币市的行情并不被看好。上周五比特币、以太币迅速下跌,Bitstamp平台上比特币报价显示,比特币最低触及6526美元,一小时跌超200美元。在印度的交易平台Unocoin和Zebpay上,比特币的价格跌至35.6万卢比(约合5400美元),以太币的交割跌至1.95万卢比(约合298美元)。而今年第一季度,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整体都创下了史上表现最差,比特币当季市值蒸发超过1200亿美元。

做空之王来了

在如此糟糕的情况下,索罗斯依然一改往态表示支持并押注虚拟货币,这,会是一次简单的押注吗?

答案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明晰的。从以往的案例中分析,索罗斯在投资战略的选择上更倾向做空。在将要"大起"的市场中投入巨额资本引诱投资者一并狂热买进,带动市场价格的进一步上扬,直至价格走向疯狂。

在市场行情将崩溃之时,率先带头抛售做空,基于市场已在顶峰,脆弱而不堪一击,故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引起恐慌性抛售从而又进一步加剧下跌幅度,直至崩盘。在涨跌的转折处进出赚取投机差价。

bitebi2

1992年做空英镑事件,索罗斯及一些长期进行套汇经营的共同基金和跨国公司在市场上抛售疲软的欧洲货币,通过低买高卖,短短几天,索罗斯获利近10亿美元。

1997年做空泰珠事件,通过买入泰铢,卖出美元,泰铢对美元的汇率上涨,导致泰铢大幅贬值,引起国人恐慌。

做空香港事件,1997年,香港房价和股市呈现繁荣状态,而索罗斯趁机开始在纽约外汇市场卖空港币和股指期货,不断地推升股市,接近最高点时,分散隐蔽,最终导致港人财富蒸发了2.2万亿港元。

2012年,做空日元,索罗斯通过大量买进押注日元贬值与日股上涨的衍生品投资组合,以便以极高的杠杆率获得高额的收益。最终,索罗斯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狂赚10亿美元。

当然,这次的押注行为会不会再一次上演做空的悲剧,这次的入场虚拟货币是简单的对新兴市场的认可还是别有所图,我们不得而知。

索罗斯为什么选择现阶段进场

自从2018年3月23日凌晨,美国打响了对华商业战的第一枪,中国给出反击之后,中美贸易战日渐火热。 

bitebi3

关于贸易战对两国可能存在的影响,影响最大的应该是货币金融。有分析人士认为,贸易战使得贸易顺差国走向通缩,逆差国走向通胀,即贸易战对顺差国的经济增长影响大(顺差国出口受影响—经济增速下行—产生通缩压力),而对逆差国的通胀影响大(高关税使得逆差国进口成本上升—需求转移给成本相对较高的国内替代产品—逆差国产生通胀压力)。    

中美贸易战中,汽车成了双方对峙的重灾区。因贸易战之前,中美两国对进口汽车的关税差距比较大,中国进口汽车关税为25%,而美国只有5%。对一个国家来说,税收是保证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如果增加对国民的赋税,显然会影响特朗普的支持率,于是特朗普就把矛头对准了中国。在这场贸易战中,两方都没有收益,那么收益最大的是谁?     

贸易战打响后,两国都在增加税收,最终消费者成为最大的受害者。税收增大,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优势会很快的显现出来,这时候避险的资金就会进入币市,现金为王。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里面,比特币是独一无二的现金。所以在现金为王的时代,必定要保留比特币的数目。中美贸易战打响,获利最大的将是以比特币为首的这些数字货币,未来,比特币很大的升值空间,挖币囤币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一个趋势

那么,索罗斯这个时候选择支持并押注数字货币市场是不是在对国际形势做了充分的判断后做出的决定,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不论索罗斯此次进军虚拟货币市场的动机是怎样的,需要我们警惕的是:币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附索罗斯“做空”历史案例:

做空泰铢事件

策划期:当时泰国政府的美元储备大约是100亿左右,索罗斯大致计算手上的资金对比泰国政府的美元外汇储备的杠杆比率,觉得问题不大,于是在狙击完菲律宾的比索之后,把矛头开始对准了泰国。

潜伏期:之后,索罗斯就开始在外汇市场上慢慢地买入泰铢,卖出美元,从而导致泰铢对美元的汇率上涨。这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而人们对一些缓慢的上涨所带来的威胁总是会在无意识当中忽略。

就像温水煮青蛙,把一只青蛙放在水里,用最小的火去煮,青蛙会觉得很舒服,当水被煮热时,它已经逃不掉了。而那时候的泰国人,对于潜在的危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高潮阶段:当泰铢到达一个较高位置时,索罗斯便开始抛售自己手中的泰铢,市场的恐慌带动了泰国百姓,大家纷纷开始抛售手中的泰铢买入美元。当时的泰铢是可以自由兑换,同时本国的货币的汇率是和美元挂钩。

泰铢的疯狂抛售,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泰铢大幅贬值。泰国政府为了固定两国的汇率,便开始抛售美元,希望可以保住原先的汇兑比例。

当时泰国政府外汇储备当中的美元有一部分是需要购置军火,这就是说,连100亿美元都不到。而当时索罗斯的量子基金的资产总值是500亿美元,压倒性的优势,让泰国政府的救市显得杯水车薪了。

连锁反应期:泰铢的继续贬值让投资者认为泡沫已经破裂,又有更多的人纷纷抛售自己手上的泰铢,买进美元。最后,泰国政府只好被迫宣布与美元脱钩,实行浮动汇率制度,顺应市场规律。

当天泰铢应声下跌了20%,在泰铢大幅贬值的金融恐慌中,百姓为了保值,纷纷将银行存款取出,购买黄金。之后几天,泰铢在菲律宾比索大幅贬值的连锁反应下,又是直线下跌。

而索罗斯也因为在外汇市场上做空,同时又在股票期货市场上做空,赚得盆满钵满。

做空英镑事件

1992年9月,索罗斯及一些长期进行套汇经营的共同基金和跨国公司在市场上抛售疲软的欧洲货币。15日,索罗斯决定大量放空英镑。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一路下跌至2.80,虽有消息说英格兰银行购入30亿英镑,但仍未能挡住英镑的跌势。

到傍晚收市时,英镑已处于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的边缘。第二天,英国政府彻底失败。

首先,索罗斯在这场豪赌中抛售了70亿美元的英镑,购入60亿美元坚挺的货币——马克,同时,索罗斯考虑到一个国家货币的贬值(升值)通常会导致该国股市的上涨(下跌),又购入价值5亿美元的英国股票,并卖出德国股票。

结果出人意料,英国政府甚至动用了价值269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还是以失败而告终。英国人把这一天叫作“黑色星期三”。

而索罗斯成了这场袭击英镑行动中最大的赢家。仅从英镑空头交易中获利已接近10亿美元,在英国、法国和德国的利率期货上的多头和意大利里拉上的空头交易使他的总利润高达20亿美元。他个人也因净赚6.5亿美元而荣登《金融世界》杂志的华尔街收入排名表的榜首。

这一年,索罗斯的基金增长了67.5%。

做空港币事件

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中国香港经济空前发展,人们逐渐开始涉足到房地产和股市。索罗斯正是瞅准这一时机,开始在纽约外汇市场卖空港币和股指期货。1997年香港回归后,8月7日,恒生指数甚至涨到了历史最高点。而从5月开始,以索罗斯为首的炒家们早已开始了一场陷阱的设计。

预备期:炒家们低息借入港币,作为弹药,并在期货市场上抛出港币,同时沽空期指。

造市期:一旦外围市场出现有利于炒家的机会,便大肆散布谣言,疯狂抛售港元,迫使港府“挟息”,造成恒生指数暴跌,甚至借货抛空股票。

收获期:当恒生指数暴跌时,淡仓合约平仓,炒家们带钱离去。

当时索罗斯联系了全球的各家大型基金秘密买入香港股票,使得港股不停地上涨,造成港人疯狂追随,最终股价一再突破新高。

索罗斯不断地推升股市,接近最高点时,分散隐蔽,这种操作最重要的就是利用市场跟风力量,全体市场参与者都会成为推动力——涨时助涨,跌时助跌。

但最终还是被港府发现了这股神秘的力量。尽管港府出手,却还是没能避免港股恒生指数从约16000点下跌到6500点,跌去了约60%的事实。

香港的楼价从1997年的最高峰开始持续下跌,到了2003年差不多跌去了65%。港人财富蒸发了2.2万亿港元,平均每一个业主损失267万港元,负资产人数高达17万,一直到了2009年才恢复到了1994年的水平。

1997年-1998年整个香港被洗劫了一把,从这个时候开始香港老百姓产生了索罗斯恐惧症,每次港股到16000-17000点的时候就开始大幅震荡,被称为索罗斯震荡。

声明: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作读者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张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