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普惠融资租赁一揽子方案“输血”乡村建设

经济参考报2018年08月14日08:51分类:普惠金融

作为普惠金融服务“三农”重要渠道的农业融资租赁又有了新的发展模式。《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业内获悉,宜信旗下融资租赁品牌自2012年起率先在农业机械行业开展面向农民的小微农机融资租赁业务,通过一揽子方案支持乡村建设。业务从最初的农机等动力设备,逐步拓展到涉及农业生产耕、种、管、收、烘干、储存和加工的全流程、全产业链的机械化设备,此外还涉及生物租赁领域。业内专家表示,工商资本下乡有效解决了农村缺资金的问题,但仍需产业融合,强化全链条服务,解决“增产不增收”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实现乡村振兴。

构建全链条农业租赁业务

“农村经济中活跃的农户去买拖拉机、买收割机、买粮食烘干塔等生产工具,买不起的话可以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租机器,这就是宜信普惠一直在做的小微租赁业务。”宜信创始人、CEO唐宁8月6日在农村普惠金融创新实践助力区域实体经济发展研讨会上介绍,宜信提供的农机租赁,即农户选好农机后,由宜信普惠融资租赁将购机款支付给农机经销厂商,帮助农户解决购机资金难题,而农机经销厂商则依然负责农机使用过程中的质保问题;只有当农户有明确的购机需求并选好机型后,宜信普惠融资租赁才会为农户提供融租服务,双方约定在非特殊情况下农户不得退机;在农机租赁期间内,农机所有权归属租赁公司,农户按期向租赁公司完成租金交付后,农机所有权将履约变更至农户名下。

“有了机械化生产,一亩马铃薯的最高产量可以到6吨。”河北沽源县的马铃薯基地中,当地农户介绍。而在沽源县宏达农机公司董事长孟金龙看来,宜信的农机租赁业务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我们公司自2013年和宜信合作,4年多来,融资额超过了2500万元,极大地增加了公司的现金收入,实现了利润大幅度提升。同时通过农机租赁方式,与近200名用户合作,实现了他们快速致富。”孟金龙向记者表示。

实际上,农机融资租赁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而在国内却还属新鲜事物。近年来,在国家一系列政策的明晰和鼓励下,农机融资租赁开始在农村市场活跃起来。相较于传统的信贷模式,融资租赁业务在农村无疑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你选我付款,质保厂家管。你租我才买,我买你必租。想要所有权,租金要付完。”看似复杂的全链条农业租赁业务,宜信普惠高级副总裁、宜信普惠融资租赁总经理毛芳竹就用简单的三句话概括了。

据悉,经过多年发展,宜信普惠融资租赁目前已经在中国的粮食主产区黑龙江、吉林、内蒙古、辽宁、山东、河南、河北等20多个省份,涉及农机设备约14大类180种,涉农融资租赁客户就遍及全国196个县市区,租赁机型可满足农业生产耕、种、收、深加工全流程需求。

创新推出奶牛活体租赁

作为宜信普惠旗下专注小微租赁的品牌,宜信租赁在农村领域不断开拓创新、不断贴近现代化农村需求。早在2015年,宜信普惠融资租赁与军英牧场达成合作,以200头奶牛作为标的物首次尝试“活体租赁”,开创了以生物性资产为租赁标的物的行业先河。

由于河北尤其是唐山地区是为北京、天津等地提供鲜奶的主要基地。当时,唐山地区500头以上规模的奶牛养殖企业约为550家,仅用于奶牛购买的资金需求量就超过2.4亿元,这还不包括人员及一些日常的维护管理费用。但是因缺少抵押物和担保物,当地的奶牛养殖企业很难从传统的金融机构进行融资。

正是看到了当地养殖企业在转型升级中的这种巨大融资需求,宜信租赁创新设计了“活体租赁”业务模式。“牧场把现有的奶牛先卖给宜信租赁,然后牧场接着再租用这些奶牛。从理论上讲这些奶牛的所有权归宜信租赁,但是还是由牧场来全权管理和使用。”毛芳竹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称。他表示,相比较贷款,融资租赁的成本将略高一些,但却能及时解决融资难问题,引导社会资金流向三农产业。

不过,比起市场上较为主流和成熟的设备融资,生物融资的标的物面临更多不可预知的风险。毛芳竹表示,由于活体租赁在国内尚未有先例,所以宜信在试水时也非常重视风险防控。一方面,为了分散风险,规定单户融资额不超过宜信融资租赁公司注册资本的5%,避免单一客户风险集中度过高;另一方面,一个产品成熟要经过一个生命周期。这个项目将会有3个月左右的观察期,等经历过一个比较完整的周期后,再继续推进和规模化铺开。

目前,宜信租赁拥有所有权的奶牛近6万头,业务范围从河北地区发散至包含全国主要牧区黑龙江、内蒙古、甘肃、宁夏在内的12个地区。项目累计完成260笔业务,放款额近3亿。

多元化风控强化信用建设

在我国,融资难、融资贵不仅是困扰工商企业发展的问题,更是困扰农业规模化发展的瓶颈问题。由于农业投资收益期长、风险大,农民又缺乏有效的抵质押资产,一直以来,以盈利为目的的工商资本视广大的农村为“禁区”。

“人们惯性思维认为,农民的信用管理不好。实际上,在宜信的业务中发现,农村业务的坏账率往往还低于城市业务。”毛芳竹说,一般情况下,对于客户的调查既要看还款能力,还要看还款意愿。“机构尽可能避免的是有还款能力但是没有还款意愿的客户,而实际上农户出现逾期还款时,多数情况是出现了突发问题,比如天灾或者作业事故等等,这时他就有还款意愿而不具备还款能力。我们就需要想办法解决他的一时困难,从而保证他能顺利还款。所以,我们还为办理业务的客户购买的保险。”

在引流金融活水灌溉三农、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帮助万千农户认识信用、建立信用、管理信用,最终释放信用的价值,是宜信租赁一直以来的从业理念。自2012年成立起,宜信普惠融资租赁在每一笔业务合作中,认真准确地记录每一位用户和合作伙伴的信用成长,将“人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的信用理念传递给每一个人。至2017年第四季度,获得宜信租赁“诚信之家”和“诚信伙伴”荣誉称号的农户和合作伙伴已突破1000家。2018年6月1日,交易所市场首单惠农租赁类ABS“中银渤海-宜信租赁一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成功设立。本次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总规模1.67亿元,其中优先级占比80.84%,由宜信普惠融资租赁和中合担保提供差额支付承诺,并获得联合信用给予优先级AAA评级。

三产融合寻求更大发展

近年来,伴随着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增加、土地流转加速等,我国农业发展已进入新的阶段,正从传统农户分散经营向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经营体系转变。目前的农村融资租赁市场是一片蓝海,除了一些厂商系的融资租赁公司涉足,为数众多的第三方融资租赁公司涉足较少,预计还有大量市场需求没有被满足。以河北省沽源县为例,该县马铃薯基地从2013年与宜信合作,四年以来获得的融资额已经超过了2500万。另外,截至2018年5月,宜信的小微租赁业务在河北地区已覆盖54个县,农机业务服务经销商、客户共计500余户。

农户通过金融租赁方式虽然解决了资金问题,但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往往一段时间“扎堆”种植同一种作物,最后导致“增产不增收”的尴尬局面。对此,沽源县农业局局长郭明深有感触:“我们县发展瓶颈主要是销售、产业链条短的问题,也就是一、二、三产融合不够,我们现在蔬菜和马铃薯并不是当地人卖出去的,都是外地人买走的。”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许善达指出,工商资本下乡实现了农业生产的规模化。但仅仅解决农民缺资金的问题还不够,还要考虑缺市场的问题。“资金+市场”、“农业+商业”的结合可以帮助农户规避市场风险。用一、二、三产融合的方式整合农业生产要素,中国农业才会有更大的发展,农民各个方面的情况还会有很大的改观。

“我这几天跟几位专家交流的时候,说农户他最头痛的两个痛点,一个是缺钱,一个是缺销路,这应该是农户最大的两个痛点。所以光做金融解决缺钱的问题还是不够的,如果种出来卖不掉,也不可持续发展。”唐宁表示。据他透露,公司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我们正在跟每日优鲜一起做供应链融资,以期解决农产品不能及时卖出和农户及时收到钱的问题,并通过区块链技术去解决交易之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唐宁表示。(钟源)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曹梓骞]